抓姦法律

通姦罪釋憲案,是台灣各界矚目的重大議題之一。雖然大法官已經2002年做過釋字第554號解釋,採取合憲的觀點,但是在過去5年內,大法官卻仍陸續受理了累計多達19位法官的釋憲聲請案。在2020年公開的言詞辯論後,大法官們於5月29日宣告:用在出軌者的通姦罪,和用在第三者的相姦罪都違憲。那麼,接下來所有的婚姻就會有理性的結局了嗎?還是這個社會就會從此道德淪喪,肉欲橫流呢?

實際上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。不幸福的婚姻會繼續不幸福,分手不會變得更理性;幸福的婚姻會繼續幸福,彷彿這個抓姦法律爭議根本沒發生過一樣。僅有的小小差別是:以刑罰保護婚姻、迫使配偶忠誠的妄想,將會消失;法院少了一種很容易結案的刑事案件;當事人在離婚談判時,少一個《刑法》籌碼可用,如此而已。就連找徵信社抓姦這種生意,也不見得會減少。通姦既然不再構成犯罪,抓姦當然就少了警察的協助,那麼徵信社的工作將更加重要。因為婚外性行為一直都是法定的判決離婚事由之一,《民法》甚至還遙遙領先《刑法》,早就把作為離婚原因的婚外性行為擴張到口交、肛交、同性性交,而這些行為原本就不構成通姦罪。

再者,《民法》也始終都允許被害的配偶,可以向外遇者和第三者請求精神賠償。在這類案件中,不少法院甚至還允許那些抓不到通姦證據的人也能獲得精神賠償,只要他或她能證明配偶和第三者之間有「不當交往」,例如同進同出、深夜同處一室、一同旅遊、有曖昧內容之通訊等。法院判賠的金額,因個案情節而異,多數介於20萬至50萬元之間。不過,我也看過判賠150萬元的案例,這已經比大部分性侵害案件的賠償金還高了。台灣法院對通姦賠償態度的寬鬆,跟其他先進國家相較,也算是獨樹一格。此外,因為離婚而可以主張的剩餘財產分配權利,還要另外再算,所以主打抓猴生意的徵信社,並不需要憂慮通姦的除罪化,會影響抓姦的生意。

在通姦罪違憲除罪的當下,我們也立刻接到許多民眾的電話詢問,「未來沒了通姦罪這樣還需要抓姦嗎?」,其實真要回答的話,答案是要的,而且反而是更應該要抓姦,為什麼呢?看法有以下幾點:

1.贊成通姦除罪,不代表贊成通姦
這是非常明顯的一個事實,今天即使通姦除罪,相信外遇的人仍然會被討厭、唾棄,通姦罪的除罪只不過代表少了法律的束縛,但不代表就能被社會大眾所接受,我想當一個渣男、渣女的名聲被傳開的時候,人人也都會避之而唯恐不及。畢竟會通姦的人就是會通姦,不會通姦的人無論怎麼強迫他,他也不會通姦。

因此不要認為沒了通姦罪就不需要抓姦,說白了不為了感情,也要為了錢而抓,至於為什麼是為了錢下面會在說明。

2.通姦未來有修法的可能
通姦罪除罪化主要原因在於,多名法院法官認定《刑法》第239條「通姦罪」及《刑事訴訟法》第239條但書「可單獨對通姦配偶撤告」有違憲的地方,其中因為違反比例原則、平等原則等形同是將婚姻之外第三者的「小王」、「小三」分開來處理,畢竟人都是感性的動物,當自己曾經深愛的另一半乞求原諒的時候,正常人都會心軟,到頭來受罪的反而只有小三、小王,但感情的事情明明是一個巴掌拍不響,這樣的懲罰的確不公平。

雖然該條文違憲,法務部及司法院,也有表示將啟動修法。也就是說未來可能會有新版的通姦罪,使之不違憲的法律規範,因此怎能不抓姦?

3.沒了通姦罪,還有侵害配偶權
通姦罪廢除,不代表外遇就沒有任何錯;一旦外遇,不管嚴不嚴重,或是有沒有性器官接合,其實配偶都可以請求損害賠償,如同上面所說通姦罪廢除,不代表外遇是對的。提告侵害配偶權,如果在婚姻中沒有任何過失,外遇的另一半是無法主動提離婚的,要想給小三一個名分,就只能乖乖拿錢給大老婆。

另外如果另一半外遇該怎麼辦?
律師表示說,結婚前可以與另一半訂好協議,如果有發現不正常的行為,可以約定懲罰性賠償金;再者可提告侵害配偶權求償,侵害配偶權舉證標準較低,叫對方北鼻都算,一般可能判賠10萬到60萬,目前最高判賠的金額是100萬。另外也可先約定好切結書,彼此都在律師見證之下,請外遇配偶先賠償,並約定未來若再犯,就需要賠償高額的賠償金。

如果前面兩點沒辦法吸引您有抓姦的念頭,但看到第三點難道還不心動嗎?雖然這個觀念可能不太正確,但我覺得與其看對方去坐牢短短的刑期也沒有什麼損失,不如讓對方賠錢賠到脫褲不是更有懲罰的效果嗎?當然心痛是一定的,但不管今天心多痛外遇就是外遇了,另一半的心會不會回來誰都沒辦法掌握,還是對自己好來的實際得多。

最後國家公權力無法幫忙維繫家庭、婚姻與愛情,管的住人也管不住心。就律師的看法而言繳罰金給國家真的沒意義。律師也表示台灣民事判賠金額真的太少,國外的通姦罪雖然除罪化,但制度上對另一半是相當有保障的,基本上賠到傾家蕩產都是正常的,因此如果未來民事賠償的基準都可以拉高的話,對正宮的保障其實沒差,說難聽點狗男女就隨他們去吧,連錢都沒了還能愛著,那也只能給他們肯定是真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