拯救陷入婚姻詐騙的科技新貴

科技新貴往往成為婚姻詐騙中的肥羊,而婚姻詐騙中,又以外籍新娘的比例最多,一旦把持不住而暈船,隨時將落入人財兩失的陷阱,下面來說說我們拯救過的真實案例。

謝先生為國內知名科技大廠的新任工程師,國立大學電機系畢業,收入頗豐,因學生時期只知專注唸書,缺乏社會經驗,思想也較為單純。在一次績效優良的工作季度中,主管提議要帶公司同事前往酒店慶祝,謝先生好奇之餘也跟著參加了,在酒店中遇到了花名萱萱的越南坐檯小姐,在萱萱的主動貼近引導之下,原本侷促靦腆的謝先生也玩開了起來,酒過三巡之後,謝先生卻感覺萱萱偶而心不在焉,神情落寞又強顏歡笑,關心追問之下,萱萱這才娓娓道來,自己於數年前從越南遠嫁到台灣之後,不但被丈夫家暴,離婚之後也被拋棄,因越南人屬弱勢團體,爭取不到小孩的撫養權,又無顏回國,不得已才下海,存夠了錢以後,想要去開一家越南風味的餐廳,希望再辛苦一陣子,就可以完成目標,也希望能夠再找到一個好歸宿,說著說著還流下兩行清淚,謝先生看著萱萱惹人憐愛的清純臉龐,漸漸的失去了戒心,也主動的與萱萱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,之後萱萱則三不五時前往謝先生租屋處,照顧謝先生的生活起居,日久生情後便直接同居,萱萱也離開了酒店的工作。

萱萱宣稱想要把餐廳開得好一點,單純的謝先生便多次交付小額現金以為資助,後因餐廳開張遲遲未果,謝先生查覺有異,追問之下萱萱才回答是因為要照顧在前夫家中的小孩,因前夫不負責任,想再次上訴向前夫爭取撫養權。這些都需要現金,謝先生多次因為追問態度不佳,又因萱萱的說詞引人同情,故總是心軟愧疚,仍然繼續資助萱萱的一切重大開銷,後萱萱又以藉口總有一天要結婚為由,欲匯錢照顧越南的老家,向謝先生提出要求。

又多次以極為卑屈奉承的的態度,滿足謝先生的男性心理,使得謝先生仍然心甘情願付出大筆資金供養萱萱的需求,但即使再怎麼心甘情願,看著自己戶頭裡的存款逐漸緊縮的情況,謝先生仍然內心有一絲可能會被騙的心理陰影在。但仍然正常的與萱萱交往,直到謝先生已屆35歲,家人在不知情萱萱的存在下,催促謝先生結婚,謝先生才決定向萱萱求婚,此時萱萱卻說雖與前夫離婚,但要爭取到小孩撫養權,謝先生要願意共同撫養才願意結婚。

謝先生此時則陷入了是否要撫養的兩難之中,於是找上了女人徵信的專業經理,本來只是想要做法律諮詢,在經過一番解說及分析之後,謝先生同意把法律諮詢改為婚前徵信項目的委託。於是公司偵探便專程前往科技園區,進行一番明查暗訪、追蹤調查。

從各種官方資料及第一手調查資料整合後發現,萱萱其實根本沒有離婚,前夫的小孩也非萱萱親生,而是前夫與前妻的小孩,前夫其實根本沒有拋棄萱萱,是萱萱在熟悉台灣環境後,加上有些姿色,而以前夫的小孩非親生所以不照顧為藉口,整天不持家,經常趁前夫在外工作時與多名男性維持不正當的關係,出外玩樂,又因花費奢侈,跟前夫要不到太多玩樂的資金,故編造許多虛虛實實的謊言,雖前夫不願這種情形持續而無奈,但基於婚姻完整性及生理需求,萱萱也仍然會找要照顧小孩的藉口回前夫家與前夫維持一定的關係,也就是說他口中的前夫其實才是真正的現任丈夫,他口中的小孩也只是養子。

萱萱是養母,而謝先生反被當成小王,只是眾多男性玩伴中比較可靠、利用性高一些的人而已,當然會在提到結婚時百般刁難,所謂開餐廳的資金也只是玩樂資金,越南店是萱萱在真的走投無路時偶爾兼差的地方。這眾多說詞中其實也有些真有些假,我方調查員經過複雜的調查分析,將謊言實話全部釐清後,將這一實情完整報告,後謝先生在瞭解狀況後,起初極度失落,在我調查員的安撫後終於較為振作。

雖然難過但仍然不失理智,回到租屋處與萱萱冷靜和平的分手,萱萱也搬回丈夫家住了,我們也很慶幸這次謝先生自己做了正確的婚前徵信選擇! 雖然損失已造成,但至少還保住了老本,也不禁感嘆,外籍新娘嫁來台灣,個性際遇不同,結果好壞也天差地別,讓我們團隊成員不勝欷噓。

發佈留言